博文资讯

镍元素对不锈钢的影响(A)


更新时间:2022-04-24  


  央广网北京3月25日消息(记者 黄昂瑾) 截至3月25日港股收盘,泡泡玛特(股价报收54.15港元/股,收涨6.07%。此前泡泡玛特股价多次大跌,当前总市值759亿港元,较上市以来最高市值已蒸发749亿港元。

  2020年12月11日,泡泡玛特正式在香港联合交易所主板挂牌上市,开盘价为每股77.1港元,涨幅超100%。随后,泡泡玛特股价变化可谓跌宕起伏,在2月17日触及上市以来最高点107.60港元后,出现多次大跌,3月24日盘中跌至48.15港元,创历史新低。

  赴港上市前,泡泡玛特曾在2017年1月挂牌新三板,后于2019年4年摘牌,退市时市值20亿人民币。若以25日收盘时759亿港元(约合639亿元人民币)市值计算,在不到两年的时间内,泡泡玛特市值翻了30余倍。

  截至3月25日港股收盘,泡泡玛特股价报收54.15港元/股,涨幅6.07%。当前总市值为759亿港元,较上市首日市值蒸发174亿港元(约合146亿元人民币);较历史最高市值蒸发750亿港元(约合631亿元人民币)。

  根据泡泡玛特官网信息,北京泡泡玛特文化创意有限公司成立于2010年,围绕艺术家挖掘、IP孵化运营、消费者触达以及潮玩文化推广与培育四个领域,旨在用“创造潮流,传递美好”的品牌文化构建覆盖潮流玩具全产业链的综合运营平台。

  “不论是业绩表现,还是发展潜力,或是技术门槛,(泡泡玛特)都不具备支撑千亿市值的基本面。”中央财经大学国际经济与贸易学院副教授刘春生告诉央广网记者,对于泡泡玛特这样一支携带“网红基因”的“妖股”而言,相较于股价下跌,此前其股价一路飙升更异于常态。刘春生指出,泡泡玛特股价下滑、扬红公式主论坛2020市值蒸发,是理性的价值回归。

  刘春生认为,从商业模式来看,以泡泡玛特为代表的盲盒经济不具有高成长潜力。

  一方面,泡泡玛特的火爆主要靠“噱头”,其并未打造出真正火爆的文化IP及其衍生产品。虽然卡通玩偶的可爱形象和带有抽奖、博彩性质的营销方式,的确吸引了不少年轻消费者,但在抓住年轻消费者求新求变心理的同时,也需承受他们的审美疲劳。另一方面,由于泡泡玛特主营业务过于单一,加之行业门槛低甚至“零门槛”,或将面临来自竞争者的冲击。

  或受此消息影响,其股价在经历持续大跌后重现涨势。“在国内市场,一些‘网红股’‘妖股’出现股价和其基本面表现相背离的情况并不少见”,刘春生告诉记者,“长期在这种市场上寻求高回报,风险是比较大的。”

  在刘春生看来,盲盒经济最终应该回归到“小而美”的市场,这才是它应有的定位。

  泡泡玛特的“虚高”不仅体现在市值,其品牌口碑或因不断触及侵犯消费者权益面临挑战。

  央广网记者通过梳理此前报道发现,消费者对泡泡玛特的声讨涉及发货慢、退货难、涉嫌虚假营销、涉嫌抄袭、“二次销售”等诸多方面。

  2019年“双十一”期间,泡泡玛特推出了一款单价399元的“新品优享礼包”优惠盲盒商品,宣传称将连续12个月每月给玩家发一个当月新款的盲盒和一套当月明信片。有消费者投诉称,2020年1月,泡泡玛特给购买了上述新品优享礼包客户寄出的并非新品,而是2019年12月已经预售过的系列产品。消费者认为泡泡玛特涉嫌虚假宣传,违反了《消费者权益保护法》,理应作出退一赔三最低500元的赔偿。

  2020年12月,泡泡玛特济南万象城店被质疑存在二次销售,消费者爆料其购买到的泡泡玛特盲盒有明显拆封痕迹。后经泡泡玛特门店监控确认,该店5名员工自行拆开11个盲盒后选择想要的款式结账,其他的则留在货架上。泡泡玛特方面后与涉事员工解除劳动合同关系,六合彩库将涉及商品全部收回处理。

  2021年2月,泡泡玛特Ayla(艾拉)动物时装系列因涉嫌抄袭遭网友集体维权。泡泡玛特官方发布致歉微博,承认发现AYLA动物时装秀系列个别款式设计过程存在问题,与Dollchateau产品设计相似。

  记者从黑猫投诉平台获悉,目前有关泡泡玛特的投诉已超3400条。投诉涉及“霸王条款”,货品缺漏、品控太差、退换货拖延等。

  新华社曾刊文点评盲盒经济称上瘾和赌博心理滋生畸形消费。文章指出,惊喜和期待的背后,“盲盒热”所带来的上瘾和赌博心理也在滋生畸形消费,不少盲盒爱好者每月花费不菲,正所谓“一入盲盒深似海,从此钱包是路人”。

  2021年1月26日,中消协官网发布了消费提示,直指盲盒过度营销、虚假宣传、产品质量难以保障、消费纠纷难以解决等问题:有的经营者产品本身并没有过硬的竞争力,只想着蹭盲盒的营销热度;有的经营者将盲盒当做是“清库存”的工具,损害了消费者的合法权益,也扰乱了市场正常秩序。

  更有甚者,被媒体曝光的动物活体盲盒存在卫生免疫、活体运输等多方面违规操作,或涉嫌多项违法。

  盲盒经济暴露的种种问题引来了监管部门的重视。上海市消保委就曾建议,加快研究和推进盲盒市场规范的立法立规,建立和完善盲盒隐藏款投放量和抽取概率的第三方监督机制;加强盲盒市场监管力度,严厉打击做市商行为、侵权盗版、假冒伪劣等;强化盲盒品质监督,适时开展比较试验、抽检调查、综合评价等项目,把好质量关。

  中国互联网协会法工委副秘书长胡钢此前接受记者采访时也指出,“针对以销售盲盒为主营业务的企业,可采用沙盒监管的模式,实行全程监管,以避免消费者权益受到侵害。”

  “盲盒经济”火爆的同时,也催生了大批年轻的企业涌入盲盒市场,其中就包括“盲盒第一股”泡泡玛特。值得注意的是,“盲盒热”所带来的上瘾和赌博心理也在滋生畸形消费,不少盲盒爱好者每月花费不菲。

  泡泡玛特已通过港交所上市聆讯:销售主要靠Molly 自有IP收入占比逐年下滑

  11月22日晚间,港交所披露的文件显示,泡泡玛特通过港交所上市聆讯,并披露了聆讯后资料集,摩根士丹利和中信证券担任联席保荐人。

  截至3月25日港股收盘,泡泡玛特(9992.HK)股价报收54.15港元/股,收涨6.07%,总市值759亿港元,较上市以来最高市值已蒸发749亿港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