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文资讯

镍元素对不锈钢的影响(A)


更新时间:2022-08-02  


  鱼人部落遭到了凯旋公会的攻击,这些围住聂言的鱼人才放弃了他,回部落援救去了。没想到竟是凯旋公会的人救了他一命,这世界当真奇妙得紧。

  鱼人全部游走,这附近安全了,聂言加紧搜寻宝箱,终于在密集的水草中间又发现了一个箱子,是个白色宝箱。

  聂言打开箱子,在箱子里摸了一下,摸出一本技能书来,是采集技能书。他用手将这本技能书揉成了白光,辅助技能栏上多了一项技能,采集。

  收获不错,这附近不知有没有其他宝箱,但一直这么找下去,太浪费时间了。反正他还知道很多其他宝箱的位置,等级升上去之后,他随时可以去拿。

  聂言朝前方游去,在水草之间穿梭,碰到怪物就远远躲开,大约十多分钟之后,聂言发现了然多湖中央的一处岛屿,他这才朝水面游去。

  聂言上了岸,查看了一下坐标,就在这附近,目光搜寻了一番,发现远处有一个人坐在岸边垂钓。

  那是一个很奇怪的NPC老者,会让每一个碰到他的玩家给他找寻精丝,每卷精丝可以向他兑换一个丝绸。创富图库

  精丝在NPC那里的售价是三个铜币,而丝绸的售价是两个铜币,这样算下来,会有一个差价。交换之后这个NPC老者不会给玩家任何补偿。

  上辈子聂言也做过这个任务,他交纳了五个精丝之后,就不继续做这个任务了。用精丝兑换丝绸,实在不划算。

  后来有人不信邪,一直缴纳了三十个精丝之后,才拿到了任务奖励,那个NPC会传授一个战斗绷带技能,而且上手便是中级绷带技能,曝出消息,玩家们哗然,纷纷去接这个任务,不过那个NPC已经走了。

  附近就有出精丝的水蜘蛛,是一些三级怪,刷三十个精丝应该要三天左右,他正好边刷水蜘蛛收集任务物品边升级。用三十个精丝换三十个丝绸,也就亏三十铜币而已,相比中级战斗绷带技能,实在是微不足道。

  “每年的这个时候,希尔顿要塞都会迎来一批来自遥远地底的魔物,守卫要塞的勇士们为了保护这片生机盎然的土地,付出了无数鲜血和生命,伤者们总是在痛楚中度过每一个日夜。昨天还是明天,明天亦或是昨天,年轻人,你说我是在岸边钓鱼好呢,还是在水上钓鱼好?”那个NPC老者喃喃地自言自语,转过头看向聂言,问道。

  NPC老者头发花白,老态龙钟,皮肤如枯槁的老树皮一般,布满褶皱,穿着一件灰色不起眼的斗篷,垂着钓杆。

  在聂言的印象里,这个NPC老者是一个糊涂搞笑的人,问一连串稀里糊涂的问题,只要和稀泥地答一下就好了。但是现在,聂言再次听到‘昨天还是明天,明天亦或是昨天’这句话,有了一些新的感触。

  这个问题随便答一下就好了,但聂言鬼使神差地说出来:“只要能钓到鱼,岸边或者水上,有什么区别?”

  NPC老者的眼神落在了聂言的眼睛里,他更加确信,这个NPC老者一点都不简单。

  “时间如幻,光阴如梭,岁月蹉跎,苦痛轮回,到头来无非是枯骨一抷。香港内部会员特马。那些勇士们即便守住了这大好世界,终究逃不过病痛与死神,又有何意义?”NPC老者嗟叹道。

  “人生的意义在于追求和不遗憾。”聂言深有感触地道,这是经历了前世今生之后的感悟,复又回答老者的话,“在这大好世界里,有他们的兄弟,有他们的亲人,他们抵挡敌人的进攻,却给他们的兄弟亲人带来了欢乐,他们用生命守护着信仰,那是他们的荣耀。光明神会眷顾他们的。”

  聂言猜测,这个NPC老者可能是希尔顿要塞的某个NPC,到外面来寻找精丝。

  聂言想起来,上一世他只是随便回答了一下问题,接到的任务是无名老者的委托,和这一世的任务名称有点不太一样。

  聂言告别了NPC老者,朝小岛的南边赶去,那里有一片湖区是水蜘蛛的活动区域,水蜘蛛虽然是三级怪,但战斗力不怎么样,由于它们是在水面活动,才显得有些难度。

  再次扎进湖里,聂言把头露出水面,这片区域的水底没什么怪物活动,不怕有怪物从下方偷袭。

  发现一只水蜘蛛,水蜘蛛是一些巨型蜘蛛,它们可以踩在水面上快速地爬行,和别的蜘蛛有点不太一样,它们不会使用毒液攻击。而且惧怕人类,只要人类不攻击它们,它们是不会率先攻击的。

  聂言缓缓靠近水蜘蛛后背,突然暴起,扬起匕首朝水蜘蛛扑去,扎进水蜘蛛的背部,接连攻击了几下。

  水蜘蛛吱吱乱叫着朝聂言扑了上来,聂言一个闪躲,然后反手刺,积蓄到足够的能量后一个要害攻击,扎进水蜘蛛的眼睛里。

  这只水蜘蛛掉落了一个铜币,聂言接住水蜘蛛掉落的铜币,朝另外一只水蜘蛛游去。

  精丝的爆率是二百分之一,也就是说,聂言要搞死六千多只的水蜘蛛才能弄到三十个精丝,需要将近三天的时间。

  这三天时间足够聂言升到三级了,学上绷带技能,再回去买点技能书,实力能提升不少。

  一道圣裁从天空中落下,攻击在那只水蜘蛛上,一个三十六点的伤害数值从那只水蜘蛛的头上飘了起来。

  距离有点远,聂言只能看清楚是个圣言法师,而且还是个女人,一身白色的法袍,手握蓝杖,却看不清具体相貌。

  看来那个人有麻烦了,聂言沉默片刻,一头扎进水里,朝那边游了过去,如果是敌对的玩家,那就干掉她,若没什么宿怨,就拉对方一把吧。

  圣裁法师转脸的时候,聂言看清楚了对方的相貌,那是一个漂亮的女人,头发在后面扎成一束马尾,一绺头发从旁边垂下,脸颊白皙,明眸清亮如水。

  信仰虽然调整了玩家的容貌,但只是稍作修改,美丑是不会改变的,和现实世界基本持平,这也是信仰吸引人的原因。

  那个圣言法师担忧地朝聂言这边看了一眼,两人视线交汇。那个圣言法师转过头去,继续对付水蜘蛛,同时躲避三只水蜘蛛确实有点困难,不过她倒是很冷静,使用了一个加速卷轴,速度立即快了很多。

  那个美女圣言法师叫杳杳,说起来,上辈子两个人倒是有一段不解的孽缘,没想到在这里又碰面了,当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。

  聂言和他的朋友们一起下副本,少个法师,他那个朋友把杳杳拉了进来,那是两人第一次见面。后来下副本的机会多了,他们也就渐渐熟络了,后来更是发生了很多故事。

  感谢大家的阅读,如果感觉小编推荐的书符合你的口味,欢迎给我们评论留言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