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文资讯

镍元素对不锈钢的影响(A)


更新时间:2022-08-06  


  “面对一个人的脸是很困难的,而从背后去拍摄就容易的多了。”——Jean-loup Sieff

  他爱女人的背影和臀部,并认为拥有着一种孩子般的天真纯净。Marina Schiano, 1970

  他的知名度,虽然不如Henri Cartier Bresson(亨利·卡蒂埃·布列松)、Robert Capa(罗伯特·卡帕)和Helmut Newton(赫尔穆特·纽顿),但是在欧洲,他是少数几个可以和布列松齐名的大师之一。

  Jean-loup Sieff(让·卢普·西夫)是上世纪最有影响力的时尚摄影师之一,与《Vogue》、《Harpers Bazaar》、《花花公子》等杂志都有合作。01

  以及加入某些光影和场景,让许多画面有着窥视的味道,乍看之下似乎让人觉得是某个瞬间发生的事物。

  他按下快门,不只是一道拍摄程序,更是一种女性做回自己的自由象征。Le dos dAstrid, 1964

  Jean-loup Sieff出生于巴黎一个波兰裔的家庭,14岁就开始接触相机,中学毕业后在法国沃吉亚学校学习摄影,后来跑到一家瑞士的摄影学校进修。

  学成归乡后,他在巴黎开始了自己的纪实摄影的实践,并不断磨炼自己的摄影技术,最终受到女性杂志《Elle》的器重,逐渐走向成功。Coat Marc Sport at Griselda, 1967

  从《Elle》离开后,加入玛格南图片社(Magnum),在意大利、希腊、土耳其等地从事报道摄影。

  在Sieff看来,摄影或许还是一种生命的本能,仿佛只有在这样一个空间,才能真正体验到了“存在”的价值,肉体上的愉悦和幻觉创造了我们自身,正如我们以自身的活力创造了原始的欲望。Derrière au Soleil, 1989

  因为即使他们在征得模特许可的情况下,拍出了极具冲击力令人馋涎欲滴的照片,也会因为网络文明的管理而被阉割。Maria, ca. 1960

  所以我们现在能看到的作品,其实只称得上是他的“一半情色”而已,很多大尺度的已经被删减。

  事实上摄影师选择拍摄人体,只是一种纯粹的艺术创作方式而已,人体本身就充斥着无限的诱惑与美感。02

  1961年,Jean-loup Sieff退出玛格南图片社,决心探索艺术,成为了一名自由摄影师。

  他从巴黎来到了纽约,并在这个被称为世界的摄影中心发展自己的事业。这一期间,几乎所有欧美的时尚杂志都可有他的作品出现。

  他说,“有时候,好照片就像声音一样,浏览样片时,他能立刻认出好照片。”Jean-Loup Sieff曾经给希区柯克拍照,就给他送了份邀请,管家婆手机论坛上面幽默写着,“希区柯克先生,想勒死一个女人来当早餐吗?”于是希区柯克就来了。

  在拍照的时候,希区柯克迷上了图中的女人Ina,说要带她去好莱坞拍电影,因为Ina就是那种典型的“希区柯克女郎”。这是Sieff拍的伊夫·圣罗兰,像是从一部黑色电影里走出来的男主角一样。Sieff拍过好几次Jane Birkin,她在他镜头里很有法国女人的傲慢劲。上个世纪60年代红极一时的超模Twiggy,在Sieff的镜头下天真孱弱,稚气尽显。法国最有魅力的女神Catherine Deneuve,身穿一条Yves Saint Laurent黑裙,高贵迷人的同时带着几分性感味道。当时Jean-Loup Sieff拍的这个系列叫“时髦是……”,可当时《Harper’s Bazaar》杂志的主编不觉得抽烟有多时髦。

  幸亏另一位摄影大师Richard Avedon在剪片室的地板上一眼瞄到了这张照片,并且特别喜欢,这才保留了下来。然而没过几年,Jean-Loup Sieff又回到了家乡,回到了他所熟悉的土地。

  理由很简单:“一方水土养一方人,美国的商业摄影自然是无可比拟的,但美国人过于实在的风格实在不太适合巴黎式的浪漫。”受过摄影、新闻、文学、电影等短暂的学校教育的他,认为摄影的精髓是一种体验,而不是在于展示和摆拍解释等等。而且Sieff是一个很艺术家性格的人,他讨厌纽约无止尽的社交,诚如他自己所说:“在纽约,我觉得摄影想要获得成功很容易,除了麻烦的人际关系。”03

  在众多领域的作品之中,Jean-Loup Sieff最让人印象深刻的,还是他的人体摄影作品。

  他喜欢用徕卡21mm镜头,用广角的透视感,创造女性的曲线美。一些光影和场景的运用,使照片带上了一丝耐人寻味。

  任何对于人体的的描绘,都会使人徒生窥视的欲望。Jean-Loup Sieff的图像是一种想象中的回忆,人们仅仅需要保留那一刻而已。

  他认为“珍藏下来的一刻”比“决定性的瞬间”更有深意,“每个人的情欲都如指纹般独一无二”。他镜头下的女人,也可以颓靡、暧昧、病态,或是若有所思的惆怅。也可以是气定神闲,略带张扬的挑衅,仿佛看破一切世间浮沉。既有婉约妖娆,也有硬朗率性。这二者完美的融合在一起,所以Jean-Loup Sieff的作品,才不是低级情欲。Jean-Loup Sieff曾说:“我不信仰上帝,但女人却是我存在的证据。”对于摄影家来说,身体就是一系列的曲线,而曲线的揭示,是通过光线创造的光和影来完成的。

  正如Sieff所说:“只有光线才能揭示身体的秘密。我习惯仅仅在自然光下拍摄。我经常在巴黎的公寓里拍摄,巨大的落地窗在白天不同的时间里变换着光线。模特靠近窗口摆着姿势,等待着光线落到身体上。有一次,在这个过程中,我几乎已经忘记了模特的存在。”他是个热爱女人入骨至极的人,所以拍摄不仅仅是表达这份迷恋。

  更是解放了所有女性的被禁锢的天性,给她们无拘无束的自由。当一个人说:“满足于表面”,这像是一个批评,也许有点贬义。

  但Sieff却要正面地肯定它:“我一向怀疑所谓照片的‘内涵’。我拍摄一张照片的动机是无法与他人分享的。即使做个说明,留下来的也只是一个表面,它有自己的生命,我接受这个表面。就连‘肤浅’这个概念,我也不排斥。”

  “我知道,我是绝对地肤浅。但我相信肤浅也可以是一件重要的事,可用以抗拒严肃,也是一种形式的含蓄。”04

  到了拍摄的最后阶段,Jean-Loup Sieff将浓郁的法兰西风格与作品完美结合,散发出一种淡淡的生命感伤。

  对于Sieff来说,作品不是所见的简单记录,而是对生命记忆的确认。但不论你认为他是一个追求自由的斗士,还是一个沧桑忧郁的制造者。

  你都无法否定他拍的那些照片,与那些只知道表现女性柔媚卑微、楚楚动人的传统摄影截然不同。对于女人的诠释绝不是荒腔走板的肉欲主义,而是属于精神分析和梦境层面的理性与感性的诉求。1967年以后,除时尚摄影外,Jean-Loup Sieff还在出版、广播、电视等领域有诸多贡献。他成功地把超广角镜头运用到商业片和风光片中,成为该领域的开山鼻祖。

  他拍摄的风景大多把地平线放在最上方,天空烧黑。或许这也是因为有着多重文化背景的他,对于摄影和身边周遭事物的体会认知,总有着和别人不同角度的观点,才能创造出这么多元化的摄影作品。他认为,“摄影的题材没有好坏之分,差别只在于它们被看的方式。”

  或许这就正是他作品成功的因素之一。在人生的最后十几年,Jean-Loup Sieff在世界各地举办过摄影作品展;

  2000年9月20日因癌症病逝,享年66岁。他一生别出心裁取景的作品中,对生命瞬间的捕捉,构建出耐人寻味的错构梦影。

  Jean-Loup Sieff用自己的镜头表达了对女性群体的赞美与讴歌。让她们令摄影从刻板印象的桎梏中解放出来,更让摄影在艺术领域达到了更高的境界。

  强大且自信,神秘而绮情,总能在不动声色中制造艺术事件。女性之美一直是摄影领域永不过时的题材。

  或如地母般带着最原始野性的力量,或拥有如同蝴蝶翅膀一般的脆弱美感。被Jean-Loup Sieff拍摄的女性数不胜数,老的,年轻的,无名的,富有的,贫穷的……最关键的是,这些女性都是如此具有个性。